cf手游cdk怎么兑换那里兑换
  您所在的位置:康巴傳媒網 >> 文化 >> 康藏文化 >> 瀏覽文章

情系日魯庫

甘孜日報    2019年06月04日

      周曉宏

      日魯庫的秋,不早不遲剛到點。日魯庫的秋,不濃不淡正當時。日魯庫的秋,不偏不倚,剛著調。

秋日的日魯庫在莊重中成熟,多了一份沉穩,也多了一份素凈。一縷秋風撫過,帶來遠方成熟的味道,把久違的鄉情撩撥開來,隨著柔和的秋風繚繞遠行的心扉。

      鄉情正濃。如這斑斕之秋。濃稠的情愫,需要離家的愁緒和四季鍛造。因為有了春的蓄積、夏的爛漫和冬的守候,“秋”才這樣多彩,因為有了遠方的漂泊和異鄉的孤寂,故鄉的依戀才如此濃烈,于是遠去千里,總要歸程。

      回歸,回歸心靈,回歸,回歸兒時的成長。風塵仆仆的雙腳帶著他鄉的泥濘踏上故土,就在腳下,灑落多少童年的歡笑,在歲月的淬煉中,幾多歡笑在肥沃的厚土中已經開花結果,就在這高聳的山峰和廣闊草原。

      回望來路,走得太遠。尋一縷歡聲裝點回家的心。只見縹緲的天邊還有走過的身影,遠方的薄霧已經掩蓋不了山巒的巔峰和走過的痕跡,被巔峰刺破的秋霧滑落山腰,讓遠方的雪峰裸露晶瑩的肌膚,在秋風里舞動,卻被落葉掩埋,如夢如幻的遠方猶如孩童的記憶在成長中淡忘,卻在成熟中喚醒。

      放眼原野,遠牧的人兒還在遙遠的地方,牧歸的吆喝還沒來得及籌備,回家的催促已經匆匆。草原上的瓦板房只屬于日魯庫和日魯庫上的牧民,因此瓦板房的等待就頗顯寂寥與凄涼,漫長的等待就是這個秋的寫照,漫長的等待,只為遠牧的人。

      寂寥的原野落葉有聲,那是帳篷對主人的呼喚,金黃的原野枯草有情,只為生命的溫度溫暖輪回的你。于是,日魯庫的山就變得如此有情,草也如此多情,葉亦如此柔情。在這樣的場景中,年年歲歲花相似,幾十年如一日從孩童的咿呀等待到中年的感慨,這樣的場景歲歲年年人不同,多少過客來了又去,四季輪回頻添幾多哀愁,老去了歲月,唯有兒時的帳房依然在心中年青。再回兒時成長的牧場,灑落的笑聲依然清脆,嬉樂的山澗還是如舊,只是駐留的心多了一份淡淡的愁、淡淡的傷,心強大了,能夠容下世間萬物,卻再也沒有機會裝容老者的一絲牽掛和一次撫摸,唯有山頭的隆達把低沉的梵音吹進空落的心。

      瓦板房老了,連走過的路也老了,木橋在風霜中朽去,老樹在歲月中低垂。牧歌老了,連牧場的溪流都低沉,牧人的歌謠不在高亢,強勁的步履開始蹣跚。年青的只有心和心中的日魯庫。

年青的日魯庫依然年青,而年輕游子卻不再年青。在一草一葉總是情,一花一木總關情中,我們守不住滾滾年輪,只能拽緊不變的依戀和向往感恩成長的故土,愛戀質樸的故土,讓凋零的樹葉飄落柔軟的心房,溫暖游子的心。

      日魯庫的秋,不早不遲剛到點。日魯庫的秋,不濃不淡正當時。日魯庫的秋,不偏不倚,剛著調。

      秋日的日魯庫在莊重中成熟,多了一份沉穩,也多了一份素凈。一縷秋風撫過,帶來遠方成熟的味道,把久違的鄉情撩撥開來,隨著柔和的秋風繚繞遠行的心扉。

鄉情正濃。如這斑斕之秋。濃稠的情愫,需要離家的愁緒和四季鍛造。因為有了春的蓄積、夏的爛漫和冬的守候,“秋”才這樣多彩,因為有了遠方的漂泊和異鄉的孤寂,故鄉的依戀才如此濃烈,于是遠去千里,總要歸程。

      回歸,回歸心靈,回歸,回歸兒時的成長。風塵仆仆的雙腳帶著他鄉的泥濘踏上故土,就在腳下,灑落多少童年的歡笑,在歲月的淬煉中,幾多歡笑在肥沃的厚土中已經開花結果,就在這高聳的山峰和廣闊草原。

      回望來路,走得太遠。尋一縷歡聲裝點回家的心。只見縹緲的天邊還有走過的身影,遠方的薄霧已經掩蓋不了山巒的巔峰和走過的痕跡,被巔峰刺破的秋霧滑落山腰,讓遠方的雪峰裸露晶瑩的肌膚,在秋風里舞動,卻被落葉掩埋,如夢如幻的遠方猶如孩童的記憶在成長中淡忘,卻在成熟中喚醒。

      放眼原野,遠牧的人兒還在遙遠的地方,牧歸的吆喝還沒來得及籌備,回家的催促已經匆匆。草原上的瓦板房只屬于日魯庫和日魯庫上的牧民,因此瓦板房的等待就頗顯寂寥與凄涼,漫長的等待就是這個秋的寫照,漫長的等待,只為遠牧的人。

      寂寥的原野落葉有聲,那是帳篷對主人的呼喚,金黃的原野枯草有情,只為生命的溫度溫暖輪回的你。于是,日魯庫的山就變得如此有情,草也如此多情,葉亦如此柔情。在這樣的場景中,年年歲歲花相似,幾十年如一日從孩童的咿呀等待到中年的感慨,這樣的場景歲歲年年人不同,多少過客來了又去,四季輪回頻添幾多哀愁,老去了歲月,唯有兒時的帳房依然在心中年青。再回兒時成長的牧場,灑落的笑聲依然清脆,嬉樂的山澗還是如舊,只是駐留的心多了一份淡淡的愁、淡淡的傷,心強大了,能夠容下世間萬物,卻再也沒有機會裝容老者的一絲牽掛和一次撫摸,唯有山頭的隆達把低沉的梵音吹進空落的心。

      瓦板房老了,連走過的路也老了,木橋在風霜中朽去,老樹在歲月中低垂。牧歌老了,連牧場的溪流都低沉,牧人的歌謠不在高亢,強勁的步履開始蹣跚。年青的只有心和心中的日魯庫。

      年青的日魯庫依然年青,而年輕游子卻不再年青。在一草一葉總是情,一花一木總關情中,我們守不住滾滾年輪,只能拽緊不變的依戀和向往感恩成長的故土,愛戀質樸的故土,讓凋零的樹葉飄落柔軟的心房,溫暖游子的心。


  • 上一篇:黃狗
  • 下一篇:又見陽光

  • cf手游cdk怎么兑换那里兑换 澳门帝湖桑拿亲身体验 2019时时彩20分钟开奖 一分彩大小单双玩法 赛车pk10计划软件 7mcn足球即时比分直播 博大彩票官网下载 女人体艺术 鱼丸游戏 奔驰宝马 88彩票官网站 冠通棋牌二人麻将安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