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f手游cdk怎么兑换那里兑换
  您所在的位置:康巴傳媒網 >> 文化 >> 康巴人文 >> 瀏覽文章

“藏彝走廊秘境九龍”文化藝術采風及研討活動走筆

甘孜日報    2019年05月31日

走進山水秘境 情牽人心鄉愁

牧場(攝于斜卡鄉)。

吹笛(攝于俄爾鄉)。

藏族漢子(攝于斜卡鄉雪洼村)。

張禮秀(右起第二)與唱山歌的姐妹們。

伍須海。

著名音樂人余啟翔正在發言。

九龍文化館負責人發言中。

木雅歷史文化草地座談。


織布(攝于三埡鄉)。

       ◎本網記者 蘭色拉姆/文

       行康巴  追尋心靈的天邊外

      為什么不同時代、不同地域和文化背景的人們一再走進甘孜大地,走向康巴的山水和人文?是什么吸引著他(她)們的目光?在走向康巴大地的山水和人文之際,他(她)們走過了怎樣的心靈之旅?或許,透過他(她)們的視野和故事,我們將就此找到一種方式,得以在更加開放的視野中重新審視和講述一個從未被認識的康巴。為此,我們將陸續推出“行康巴·追尋心靈的天邊外”的系列策劃,以饗讀者。

      序言

     5月19日,在“2019四川甘孜山地旅游文化節”開幕式上,州委副書記、州長肖友才向全世界的人們發出了真誠的邀請:“我們真誠歡迎各位嘉賓常來甘孜,領略雄奇秀美的自然風光,感受絢爛多彩的人文景觀,體驗圣潔甘孜的‘詩和遠方’,攜手譜寫山地旅游發展嶄新篇章。”

     5月20日,圍繞全域旅游總體布局,我州九龍縣以舉辦“藏彝走廊秘境九龍”文化藝術采風及研討活動的方式,迎來了來自康定、西昌和成都三地由30余名藏漢彝文化藝術家組成的采風團。

     對于舉辦此次采風活動的目的,九龍縣文化廣播電視和旅游局負責人李世陽如是說:“多民族和諧共存共榮一直是我州的特色和傳統,是我州天地山水間的內在氣韻。九龍縣藏、彝、漢等多民族聚居的歷史和現實,集中體現了這一特色和傳統。隨著全域旅游的持續推進,如何深度挖掘多元和諧的文化,并將其融入文化旅游事業的發展,是我州文化旅游業發展的必然。對九龍縣而言,如何進一步融入我州全域旅游發展的大格局,推進縣域經濟發展,成為了縣委縣政府非常關心并關系到九龍父老切身利益的大事。正是在這一前提下,在‘2019四川甘孜山地旅游文化節’開幕之際,在縣委和縣政府的大力支持下,我縣舉辦了此次活動。我們希望通過參照不同的視野,聽取建議,進一步發掘九龍縣旅游文化的獨特性,推進新時代下九龍縣旅游文化事業的新發展。”

     受九龍縣文化旅游局的邀請,本報記者有幸參加了這一采風活動。透過此次文化藝術采風及調研活動,記者看到,九龍縣不僅收獲了文旅發展的好建議,該縣上下更從全新角度認識了自身旅游文化資源價值。也正是在對采風團的藝術家們采訪并交流的過程中,透過他們深情的講述和由衷的感慨,記者深深感受到了圣潔甘孜山水之中蘊含的“詩與遠方”的氣質所具有的獨特魅力。

      湯古鄉 伍須海牽動山水情

     九龍伍須海風景區,這個被當地人喻為“仙女梳妝明鏡”的地方,早在1929年就被美國探險家、攝影家約瑟夫·洛克發現。

     對于伍須海風景區,通過不同的方式和途徑,采風團成員都對其有著或多或少的了解。他們當中,有的早先就體驗過伍須海美景,有的則從網絡或別人口中認識了伍須海。四川省作家協會散文委員會主任蔣藍就是通過后一方式知道了伍須海。

      作為全國、全省頗具影響力的非虛構作家,蔣藍常年在四川省各地以及全國一些區域圍繞自己的紀實寫作開展田野采訪和調查。甘孜州的人文歷史,也是蔣藍的興趣和關注點之一。多年來,蔣藍沿著當年洛克的行走路線,一邊走訪一邊收集相關資料。為此,九龍一直是他心向往之的地方。

      對蔣藍來說,此次采風算是圓了一直以來的心愿。置身伍須海景區,保存完好的原始森林超出了他的預料:大松蘿、厚青苔、古樹木、野杜鵑等都是他的“意外收獲”,一瞬間,他的情感思緒全被這些美景迷住。

      在前往伍須海風景區組成地日魯庫的途中,九龍原始森林風光再度讓蔣藍動情不已,他連連感嘆:“完全沒想到九龍植被如此豐富,伍須森林是我見過最美的森林!”

     在飽覽了九龍伍須海的自然風光后,蔣藍說道:“九龍作為康區的一部分,特殊的自然和人文資源造就了自身的唯一性,康區因為不同文化不斷的對撞生成,文化很是敞亮,這一特點,從康區高山河流民族風俗等都能體現,九龍伍須海算得上一大縮影。”

     魁多鄉 高原古茶樹的前世今生

     在魁多鄉,沿著田間小道,采風團一行感受著高海拔茶園的獨特魅力。作為曾經的茶馬古道上的關隘要道與經濟重鎮,自唐宋以來,九龍就有種茶制茶的歷史。雍正年間,九龍茶葉曾是康定明正土司進貢皇家的雪域珍品。

      看著古茶樹蒼老的樹根和它滿身的綠,中國蘇軾研究會會員張國文直言備受震撼。在九龍縣藏區天鄉原生態茶業有限公司常務副總、廠長羅太榮的介紹下,采風團成員了解到這些古老的茶樹從瀕臨絕境到重新煥發生機,通過進入市場并再度走進人們視野的故事。

      了解完底蘊深厚的九龍古茶,再看到《九龍普米》一書中關于茶的記載,張國文激動談到:“書中‘茶’的讀音和‘茶+鹽’的記載,可跟蘇東坡‘煎茶舊法出西蜀’聯系起來,而這兩點是散落邊野的古蜀茶文化活化石般的證明。”

      在《九龍縣志》中,張國文發現九龍在唐宋時是雅州、黎州的羈縻州。在《東坡茶》一書中涉及黎州一段,讓張國文確定了九龍在唐宋茶馬榷易中占有一席,書中相關內容更是說明了今日九龍歷史上所在的黎州,在唐宋時是納入茶馬互易的產茶地。

      張國文算是在九龍好好體驗了一把獨特的茶文化。正如他所說:“傳說中,格薩爾托身于茶堆,并且是一個孩子,非常奇特,由此可見茶在藏族英雄史詩中擔任了角色。當我走到九龍藏族同胞家里,看見他們用木柴燒茶,仔細點數他們放在櫥柜上面的精致茶器,茶器閃閃發光,茶香四溢。我相信他們跟茶建立的情感聯系,甚至比漢族人要緊密得多。在我看來,九龍的高海拔茶樹,是具有獨特價值的非物質文化遺產。”

       煙袋鎮 客家山歌唱出的大愛之情

    “陽雀叫喚禮貴禮,昨晚挨打為起你,前門打到后門上,眼淚子一揩又想你。”隨著煙袋鎮村民張禮秀“亮嗓”,悅耳的客家山歌直擊心靈。

      當然,能展現大愛之情的山歌絕非局限在聽覺之上。這首《五根陽雀》,講述了青年男女戀愛被父母反對,為了和心愛之人在一起,就算挨打,女方也時刻想念愛人。

     “初一日回娘家,新穿羅裙撒撒須,女兒要回娘家去,小郎得病帶信來......”一首《看郎歌》,訴盡一段凄美情。

      從初一日姑娘新婚回娘家,初五日與丈夫陰陽兩隔,到請木匠做棺材、請單公看陰陽、請幫忙挖墳地,再到抬上山、壘新墳、拒媒人、拜爹媽;一段超越生死永不離棄的愛情故事躍然眼前。

      在現場,采風團成員紛紛表示:“太惋惜。太感動。”為更好了解這些山歌,大家忙著采集音頻,有的還當場學著哼唱。

      見自己的山歌如此受歡迎,張禮秀非常開心,她告訴記者:“從沒想過我的山歌會得到這么多人肯定,今天真是太開心了。但現在年輕人幾乎都不會唱山歌,或許某天山歌就要斷根,這很讓人心焦(擔憂)。”

      雖是短暫停留,煙袋鎮的山歌卻給涼山州文聯曲協副主席羅木果留下了無限暢想,正如他所說:“當身著古漢服的老人們唱起山歌的那一刻,我仿佛被帶回數百年前,那些在茶馬古道上影影重重的人們,那些遠離故土,在這片高山大江邊塵埃落定的人們。不知他(她)們曾經經歷著怎樣的人生和故事?”

      三埡、俄爾 美甜兼具的彝鄉風情

      采風團一行來到三埡鄉和俄爾鄉體驗九龍彝家風情。

      為迎接“遠客”的到來,村民阿石批合彈起了心愛的月琴。十分有意思地是,他的琴把上掛著印有毛澤東等偉人的吊牌,黑色琴袋上寫有“彝族傳統”四個紅字。當記者問他為何如此“裝飾”時,他說:“因為共產黨,我們過上了好日子;因為彝族傳統文化,生活才豐富多彩。我想用自己的方式表達感謝。”

      漫步在彝鄉的小道,偶入小院,南充市作協副主席郭金梅遇到了父母遠在浙江打工的彝家小孩,小孩的爺爺奶奶招呼她一定要吃“苞谷沙沙”(當地特色吃食)。嘗完后,郭金梅用一個“甜”字作總結。午飯時刻,坨坨肉、洋芋、瓜瓜等美食讓人眼饞嘴更饞,喝下半碗元根干菜湯,郭金梅說:“它也甜。”

      靜坐在彝鄉的路坎邊上,任微風肆意吹亂發絲,郭金梅表示,百聞不如一見,只有親臨這里,才知道這方土地的神奇與美麗,這里的梯田、民族風情都極易觸動創作靈感。

     斜卡 一片寧靜超脫的精神牧場

     斜卡鄉,九龍又一藏族風情聚集地。這片位于高山之間的河谷地帶,踏卡河從雪山上由北向南逶迤而來,河谷兩岸鋪陳著茂密的森林和廣闊的草場,藏民們居住在沿河兩岸,放牧為生。

     在這里,河谷柳林、鮮花草甸、廣闊草原等景色層層遞進,令人目不暇接。加之“達孜寺”與格薩爾王駐扎狩獵的傳說,寧靜超脫之感籠罩著這片土地。正如羅木果所說:“行至山谷的盡頭,‘達孜寺’端坐于雪山之下,那份遺世獨立的寧靜與超脫,不禁讓人心生不染纖塵的純潔與安詳。”

      漫步在這處“世外桃花源”,輕輕晃動轉經筒,一圈又一圈,喝下特備的清茶,羅木果想起了阿爾卑斯山谷,然而瑞士太遠,此刻身在斜卡,他感到無比的幸福和美好。

      去年四月,為創作九龍縣第三屆游海節主題曲《天邊有個吉日宗》,作詞和監制人余啟翔首次來到九龍。此次再度走進九龍縣的山水人文,他直言對九龍縣山水人文的認識更加深刻。在斜卡,村民楊甲瑪家院壩里的“大牛骨頭”最先吸引了余啟翔。

      看著那長長下墜的牛角,余啟翔在好奇中向主人“取經”。楊甲瑪告訴余啟翔,二十多年前,一頭被放生的牦牛在被放生二十來年后,許是因為“想家了”,這頭放生牛回到熟悉的牛圈門邊,走完了生命最后一程。余啟翔表示,這一故事深深觸動了自己。余啟翔動情地告訴記者,在九龍縣,他遇見了最美的“鄉愁”。

      離開楊甲瑪的家,采風團一行奔向河谷盡頭。途中,無數牦牛悠閑漫步在草地,它們有的抬頭張望,有的自由奔跑,有的愜意躺身。這畫面不禁讓人產生來了如下聯想:或許某天,又一頭斜卡的放生牛將回到曾經的“家”。

      到了達孜寺,寺內自生塔的故事又與牦牛有關。傳說,遠古時代這里常常出現五彩祥云,草坪中間冒出一個石筍,慢慢長高,附近一家牧民的犏母牛(牦牛的一種)常來舔舐這個石筍。放牛姑娘看到石塔被牛一舔就縮進土里,晚上又長出地面,她就用自己的圍腰帕將石塔包裹起來。此后,石塔便不長不縮了。

      聽完這個故事,回望斜卡,余啟翔表示,九龍縣處處傳遞著大美甘孜的遺世之密、神性之境、天作之美,走進甘孜州,就是走上了一次凈心之旅。

      采風結束后,采風團成員與九龍縣相關負責人就九龍縣旅游文化的發展進行專題研討。

      回聲

     成都市作協委員會作家龐驚濤將九龍縣幾大地點進行排名。對于位居“榜首”的華丘,龐驚濤談到:“世外和田園,本來就該是這個樣子,我需要跟著華丘,盛放我的靈魂,或者,只留給我一雙眼睛,讓我能抬頭,仰望星辰。”接受記者采訪時,他又加上了“絕代有佳人,幽居在深谷”一句。

      在龐驚濤看來,“庫”是一個容器,日魯庫三面環山,整體地形仿若容器,到了這里,所有的愛恨情仇,悲歡得失都被放下; 伍須海因為十二仙女峰的神話,展現了中國神話與現實之間的緊密聯系;獵塔湖因為水怪的傳說,彰顯了秘境九龍這一品牌。

      對于九龍縣旅游文化的發展,龐驚濤認為九龍縣旅游應該是留給與它有緣的人,其發展萬不能“飲鴆止渴”,要根據歷史、人文、自然等,形成獨特的九龍旅游文化體系,成為甘孜州全域旅游新秀;要將旅游和文化相結合,打破常規思維引進投資,形成市場投資帶動旅游發展的循環局面;要主動走出去,讓“養在深閨”的九龍走到成都、大西南、甚至海外。

      蔣藍則認為,緊靠自然資源打造的旅游業生命周期有限,九龍縣可根據黃金文化帶、洛克朝圣之路、茶馬道文化帶,構建適應框架,并將各類自然和人文美景依次鑲入其中。同時,他還指出,康區與河西走廊最為密切,可以說康區的佛教文化、生命文化等都是源于河西走廊,這種高地往低地傾斜的文化,是多個民族歷經幾千年交融的混血文化。

      此外,蔣藍還談到,歷史給予了甘孜州豐富多彩的資源,九龍縣要深入研究相關信息,為自身發展找到新的突破口。例如,亨利威爾遜多次到康區研究植物,在全世界最頂級的大英博物館阿諾德植物園里,被亨利威爾命名的植物百分之六十來自康區。

      四川省攝影家協會會員賴慶民則表示,九龍縣旖旎多姿的自然景觀,可以總結為“雄、奇、險、竣、幽、秀、清、絕”;要注重九龍縣旅游品牌的創立與知名度的提升,要合理安排旅游資源的開發,要關注旅游產業化的加快和培育,要加強宣傳促銷力度、加強區域聯合,謀求共同發展,從而大力發展具有本地特色的旅游景區和旅游商品。

      背景鏈接

      上月末,四川省文化和旅游發展大會指出,甘孜州作為“海外仙山·蓬萊圣境”,越來越受到世界各國游客的青睞和追捧。希望甘孜州正確處理文化和旅游的關系,走融合發展之路;正確處理事業與產業的關系,走協調發展之路;正確處理局部和整體的關系,走全域發展之路;正確處理保護與開發的關系,走持續發展之路。

      處在新的歷史起點,甘孜州完成新一輪的旅游文化建設的“跨越”至關重要。作為甘孜州東南部的門戶,九龍縣全力抓好旅游文化發展,為甘孜州全域旅游奉獻力量。

      記者了解到,九龍縣率先從基礎設施建設入手,逐一夯實旅游文化建設根基。截至目前,省道215線九龍到冕寧的道路改造工程已全面竣工投入使用,G549九石段已開工建設;雞丑山頂、湯古鄉大草壩、湯古橋頭等地已新建觀景平臺;伍須海景區游客中心和干線公路改造,獵塔湖基礎設施配套工程建設正在實施;并啟動了仙女湖、日魯庫基礎配套設施建設。

      同時,九龍縣還通過樹立全域旅游理念和農旅結合理念,完成了縣城山體亮化、城市道路路面改造等配套功能建設。此外,以藏家新居、彝家新寨為切入點,全面提升鄉村道路,為鄉村旅游發展打下基礎;九龍縣宜居、宜旅的高原碧水風情城逐漸顯現。

    “成效雖有,道路仍遠。”對于九龍縣全域旅游的發展,九龍縣相關部門一致認為,“十三五”時期是九龍縣旅游業轉型升級、提質增效、全域發展的新階段。進一步促進旅游業改革發展,對于九龍縣調整經濟結構、發揮比較優勢、實現城鄉統籌具有重要意義。

     為此,九龍縣將遵循生態與低碳原則,立足伍須海、獵塔湖、猛董等核心自然旅游資源,并與藏彝走廊文化、特色茶馬古道文化等人文旅游資源結合,定位于“高原森林休閑區、藏彝文化融合區、大香格里拉東南部旅游集散中心和保障基地”的形象。同時,九龍縣將大力開發休閑度假旅游產品,塑造“藏彝走廊·秘境九龍”旅游文化品牌,實施“全域旅游、重點突破、精品開發”戰略,實現軸線帶動發展。九龍縣力爭在2020 年,實現全縣接待旅游總人數達 97 萬人次,年均增長率20%;旅游業總收入超過 9.7 億元,年均增長率為20%;旅游業增加值達到 6 億元,年均增長率為 40%。

     為實現以上目標,九龍縣將“全副武裝,隨時戰斗”,并繼續堅持旅游產業全域覆蓋、旅游景區全域聯動、旅游產品全域優化、旅游線路全域統籌、旅游品牌全域整合的發展方向,推進九龍縣藏彝走廊品牌建設,進一步融合文化,做大做強旅游產業,切實把旅游業培育成為國民經濟的戰略性支柱產業和人民群眾更加滿意的現代服務業,為九龍縣建成旅游扶貧實驗區、甘孜州旅游發展先行區作出積極貢獻。(圖片由 楊成龍 提供)

  • 上一篇:梯子巷·藏裝店
  • 下一篇:《貢嘎山》雜志走進九龍縣

  • cf手游cdk怎么兑换那里兑换 杭州沐足招聘 双色球复式投注速查表 重庆时时计划 赢永久免费计划版app全 yoyo台湾美女 立博娛樂 时时彩绝杀一码规律 007游戏app 昆明按摩会所那里有00后小妹 两人斗地主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