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f手游cdk怎么兑换那里兑换
  您所在的位置:康巴傳媒網 >> 新聞 >> 黨政要聞 >> 瀏覽文章

生命,在積勞成疾中定格

甘孜日報    2019年06月04日

追記甘孜州優秀共產黨員、甘孜縣貢隆鄉夏拉卡村原第一書記馬伍薩同志(上)

圖為馬伍薩同志(左二)向州農牧農村局工作組一行匯報駐村工作情況。

◎本網記者 田杰 謝臣仁 馬建華 文/圖

5月31日下午,在甘孜縣貢隆鄉夏拉卡村,23位村民圍著白塔,一圈圈不停地轉著,他們正在以藏區傳統的方式悼念一位18天前故去的年輕人。

這個人名叫馬伍薩,是州農牧農村局農機推廣服務中心助理工程師、甘孜縣貢隆鄉夏拉卡村原第一書記。馬伍薩,彝語意為“頂天立地的男子漢”。然而,5月13日19時,這位頂天立地的男子漢卻因突發疾病醫治無效,而將生命定格在了38歲。

5月21日,州委追授馬伍薩為“甘孜州優秀共產黨員”。“忠誠為民、擔當盡責、忘我工作、無私奉獻,馬伍薩同志是優秀的共產黨員,是全州扶貧干部的好榜樣。”州委書記劉成鳴飽含深情地說。

斯人雖去,音容猶存。以身許黨,以心許民。那個主動請纓奔赴脫貧一線的年輕人、那個和藏地農牧民像石榴籽般心手相牽的彝族兄弟、那個終其一生致力于服務農業農村農民的共產黨員、那個創新“三個一”工作法帶領群眾增收脫貧的熱心干部,把高大的身影留在奔騰的雅礱江畔,把為民的情懷留在甘孜各族干部群眾的心中。

“痛,痛,痛!” 病魔無情地奪走了他38歲的生命

“不敢相信,一個活生生的人一下就沒了,讓人咋接受得了!”5月23日,貢隆鄉工作人員、包村干部楊曉蓉哽咽地說。

5月11日23時40分,楊曉蓉和州農牧農村局動物疾病預防控制中心工作人員、貢隆鄉莫絨隆村第一書記朱慶在整理好已完成的全鄉大部分集體經濟檔案資料后,對仍在忙活的馬伍薩說:“馬哥,你早點休息吧,明天再繼續干!”

“你們走吧,我再做一會兒。”馬伍薩一邊應答著,一邊繼續著手上的工作。

今年4月4日以來,馬伍薩、楊曉蓉和朱慶三人承擔了貢隆鄉4個貧困村、4個非貧困村和3個專業合作社集體經濟等內業資料歸整工作,經過近一個月的加班加點,內業資料終于進入了最后的收官階段。

楊曉蓉臨走時對馬伍薩說:“馬哥,你白天在村上忙,晚上又這樣連續加班,怕你身體吃不消喲!”

在辦公桌前忙碌著的他回頭叮囑道:“好,你們先回去休息,我身體還扛得住哈!”

楊曉蓉沒想到,這回眸相望,竟是生死永別;這溫暖話語,竟成最后“告白”。

5月12日凌晨2時許,朱慶突然接到馬伍薩的求助電話:“朱慶,我身上痛得很,麻煩你快點到村活動室來,接我去看一下哈!”

正當朱慶準備扶他上車時,他說:“兄弟,你再等我一下,我還沒填假條!”

朱慶看到他疼痛難忍的樣子,便對他說:“馬哥,你還是先去看病吧,請假的事我后頭幫你辦。”

隨后,朱慶便將他扶上了車。然而,在簡單的診治之后,馬伍薩身上的疼痛仍未消除。

朱慶見此情景后,用近乎哀求的口吻對馬伍薩說:“馬哥,你最好還是到康定去吧,這樣你既能當面向單位匯報你要建蔬菜小棚和農機培訓的事,又能好好檢查一下自己的身體。”

馬伍薩遠在冕寧的妻子在得知丈夫的情況后,也連夜趕往康定。12日上午10時許,身體虛弱的馬伍薩在妻子沈伍資的攙扶下,來到州農機推廣服務中心辦公室,在遞交完《關于請求幫助夏拉卡村建設蔬菜小棚和開展農機實用技術培訓的請示》后,臉色蒼白的他對妻子說道:“痛,痛,痛!我這輩子都沒這樣痛過,我們還是快點到成都去治吧!”

采訪中,沈伍資告訴記者:“馬伍薩原本以為他到了華西醫院后,很快就能康復出院,很快就能重返夏拉卡村。”然而,他質樸而又美好的愿望,卻被無情的病魔化成了泡影。13日19時,馬伍薩因病醫治無效,而將生命的鐘擺定格在了38歲。

馬伍薩駐村地海拔3410米。朱慶說,其實,到甘孜擔任第一書記初,馬伍薩就有高原反應,但他竟然瞞著領導、同事、朋友和親人,咬緊牙關,一路挺來。馬伍薩總是說,等這次忙完,我就請假去醫院看看。

“馬伍薩是積勞成疾去世的,他擔任第一書記以來,幾乎天天都忙碌在村里。他白天奔走在田間、地頭、院落,既謀劃農業產業發展,又現場培訓指導‘明白人’;晚上還得承擔全鄉集體經濟等內業檔案資料歸整工作,由于他字寫得漂亮,70%以上的手寫資料是他一手完成的。這一個多月來,每天晚上都是12點后甚至次日凌晨一兩點才下班;5月9號,他覺得身體不舒服,到藥店買藥后,一直帶病堅持工作;發病那天晚上,他在我們走后也工作到凌晨1點過。”朱慶說,這一次,他真的累倒了……

5月24日,貢隆鄉集體經濟檔案資料高質量通過驗收。朱慶和楊曉蓉在驗收成功后悲喜交加。朱慶說:“馬伍薩走了,帶著對貧困戶的牽掛走了,帶著對事業未竟的遺憾走了。我們唯有像他一樣,做好脫貧攻堅工作,才是對他最好的懷念和告慰。”

“忙,忙,忙!”這是他擔任第一書記的工作常態

“他總在說,忙!忙!忙!這次,他是真的不用再忙了!”5月27日,記者在冕寧縣大橋鎮大橋村采訪時,馬伍薩的妻子沈伍姿望著手機上的微信,滿眼噙淚,神情悲切。

手機微信上寫著:“老婆,脫貧攻堅工作很忙喲!給你通話時間少了,你要理解哈!”“老婆,五一節縣上不放假,我不能回來,對不起了!”“老婆,這段時間實在脫不開身,這紅包你給自己和娃娃買點好吃的哈!”……

在整理馬伍薩的遺物時,大家發現了一張填了一半的請假條。透過這“半張請假條”,我們可以看到,他是多想回家看望自己年邁的雙親、幫助辛勞的妻子、親親可愛的三個兒女,但他在填到一半時,卻最終選擇了放棄。

貧困戶“親戚”多了,全縣摘帽攻堅的時日近了,他回家探親的時間更少了。自今年2月18日春節放假后上班起,他根本就沒回過一次家。

對因胸膜炎生病住院的父親,他只能說忠孝不能兩全;對高燒住院的兒子,他只能請孩子原諒不稱職的父親;對用瘦弱雙肩扛起家庭重擔的妻子,他只能充滿內疚地道說感謝。他本來決定5月14日兒子生日時回家和親人好好聚聚。不料,鄭重的承諾終成天人相隔的遺憾。

忙,是馬伍薩擔任第一書記的工作常態。“馬書記一到我們村就忙開了,大家都叫他‘忙書記’。”夏拉卡村支書普布清楚地記得,馬伍薩是去年5月22日到的夏拉卡村。一落腳即“報到”“安家”,行李一撂,就循著裊裊炊煙走村串戶。“馬書記是個實在人,走到哪家都要掏出本子,問得仔細、記得詳細。每一戶的家庭情況和需要解決的困難,他全寫在本上、記在心里。”

幾天下來,馬伍薩風風火火的身影成了村子里的一道“風景”,哪家貧困戶的娃該上學了,哪家有子女要外出打工了,哪家有上了年紀的“病號”……馬伍薩都了解得一清二楚。就這樣,他用從不停頓的腳步,一步一步走進了群眾的心坎,也走完了自己的人生歷程。

“馬伍薩確實很忙,但從不瞎忙,而且還真忙出了名堂。”貢隆鄉黨委副書記、鄉長洛絨伍登對馬伍薩十分佩服。到村不到一個月,他就創新推行“三個一”工作法:每月10日,召開一次黨員干部會議,會商研究決定村上大事要事;每月20日,組織一次黨員干部集中學習,提升綜合素養致富本領;每月30日,開展一次黨員干部義務服務活動,增強服務能力職責意識。育強“領頭雁”,拓寬“新出路”,變扶貧“輸血”為自主“造血”,他針對整村構想“集體致富經”以及貧困戶制定“一戶一策”的脫貧方案,讓攻堅“地圖”愈發清晰、努力“坐標”愈發明朗、扶貧效果愈發顯現。“三個一”工作法很快在全鄉得到了推廣。

甘孜縣甘孜鎮寺管所工作人員阿蘇小軍是馬伍薩好友,他在接受采訪時淚流滿面地說:“每次約他吃飯,他總是說工作太忙不好意思,改天再聚,現在他終于不忙了……”

馬伍薩去世“回家”后,沈伍姿將他的手機關機了并放在抽屜里,她只想讓曾經忙碌的丈夫從此不再受打擾而好好休息。





  • 上一篇:“重走十八軍進藏路”活動總結座談會在康舉行
  • 下一篇: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周年活動標識發布

  • cf手游cdk怎么兑换那里兑换 清纯美女图集 在中日韩清纯美女图片 1分钟一开大发快三规律 云南时时开奖号 东莞酒店小姐qq 丁宁裸体写真 北京pk赛车是否是骗局 日本美女胸部走光网站 海口小姐兼职 广东时时开奖结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