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f手游cdk怎么兑换那里兑换
  您所在的位置:康巴傳媒網 >> 新聞 >> 聚焦甘孜 >> 瀏覽文章

沿著十八軍的足跡 追尋川藏路上初心

甘孜日報    2019年06月05日

“紀念西藏民主改革60周年——重走十八軍進藏路”活動側記

十八軍老戰士及其后代重走瀘定橋。

◎本網記者 李婭妮 文/圖

讓高山低頭,叫河水讓路,英雄筑路辟通途。1950年,駐扎四川的第二野戰軍十八軍響應毛主席的號召,“不惜一切代價背著公路進藏”,先遣支隊翻雪山過草地,一邊進軍一邊修路,一里一里地把川藏公路鋪到了拉薩,把五星紅旗插上了世界屋脊——這次進藏的漫漫征途,成為兩萬五千里長征后,世界軍事史上又一次震撼人心的大行軍。

“父輩們用血肉之軀創造公路史上的奇跡,為藏區群眾帶去光明和希望,這是他們所留下的最為珍貴的精神財富。”69年后,原十八軍軍長張國華的女兒張小康已是年過半百,在“重走十八軍進藏路”座談會上數度感動得落淚。

今年正值新中國成立70周年和西藏民主改革60周年之際,5月28日,由中國西藏文化保護與發展協會、四川省委統戰部主辦,四川省委藏區辦、中國西藏雜志社、甘孜州委宣傳部、康巴衛視承辦的“紀念西藏民主改革60周年——重走十八軍進藏路”活動大幕開啟。

17名十八軍老戰士及其后代同新華社、中新社、四川日報等10余家中省州媒體記者組成的代表團,從成都金牛賓館授旗“開拔”,沿著“十八軍進藏在四川”的足跡出征,深入到我州瀘定、康定、甘孜、德格四地開展為期一周的“紅色記憶之旅”,重溫十八軍進藏的熱血歷史,感受甘孜藏區的今昔變化。

重溫紅色記憶

百煉成鋼,十八軍為家為國為信仰

5月28日下午,“重走十八軍進藏路”一行人沿著剛建成的雅康高速公路抵達了第一站我州瀘定縣。

“當年甘孜人民不僅組織了萬余頭牦牛的運輸隊‘接力運糧’,還日夜趕工給戰士們磨制了數萬斤糌粑作為干糧,甚至當地有100多名兼通藏漢雙語的康巴青年直接加入了十八軍,可以說‘甘孜州是不在編的十八軍’,為當年十八軍進藏全力‘保駕護航’。”原西藏軍區副政委、十八軍烈士張福林的弟弟張福立,在會上不禁追憶起十八軍戰士和甘孜各族兒女的軍民魚水深情,他質樸無華的話語贏得現場陣陣掌聲,“紅色基因”又一次在川藏大地上留下道道印記。

大渡河濤聲依舊,鐵索橋游人如織。會后,代表團前往瀘定橋紀念館和二郎山川藏公路紀念館,老戰士們故地重游萬千感慨,后代親屬踏上父輩們曾戰斗過的地方激情滿懷。一面面照片墻、一張張路線圖、一個個筑路工具……拍照、合影、交流,剛剛進入第一站,大家便久久不愿離去。

張小軍所到之處,都要仔細打量每一件和十八軍有關的陳設和展品,而展館中滾動播放著的背景音樂,傳出陣陣悠揚又熟悉的旋律,不時引得他跟著哼唱,這些歌曲將父輩們那段難忘的歲月一一吟唱。

他不是第一次前來瞻仰父輩的榮光,“我對瀘定的印象,除了‘紅色名城’就要數三個‘5·29’了——1935年5月29日,紅軍飛奪瀘定橋;2015年5月29日和2019年5月29日,我兩度踏上了這片紅軍戰斗過、十八軍挺進過的紅色熱土。”雖身為原十八軍軍長張國華的兒子,但張小軍從未想過要躺在父輩的榮譽“溫床”上,而作為一名從軍十五載的轉業軍人,他每天想著的全是要怎樣為先輩的紅旗再添一抹亮色,要怎樣將延續紅軍精神的十八軍精神薪火相續下去。

每秒流速超過7米的大渡河不舍晝夜地流淌,瀘定橋、康巴大橋、雅康高速公路瀘定大渡河特大橋……一座座橋梁在大渡河上拔“地”而起;大渡河橋偏安一隅,似乎早已被人們所遺忘,可縱然“擱置”了那么些年月,斑駁陸離卻依然屹立不倒。

十八軍老戰士和后代親屬,在體驗了一番瀘定橋的驚濤拍岸后,浩浩蕩蕩地涌向現已設置了隔離護欄的大渡河橋,他們望著橋身兩側朱德總司令題寫的楹聯“萬里長征猶憶瀘關險,三軍遠戍嚴防帝國侵”念念有詞,他們盯著劉伯承同志揮毫潑墨的烙金大字“大渡河橋”不由地出神,“這是川藏線,即康藏公路上修建的第一座鋼架結構懸索橋。”工作人員的介紹將老人們的思緒拉了回來,上個世紀七十年代初,隨著祖國社會主義建設事業的發展,又一座具有民族色彩的雙曲拱橋飛跨在大渡河上;從此,大渡河橋作為戰備橋保護起來。1999年,該橋被列入我州第一批重點文物保護單位。

“十八軍進藏先遣部隊52師全從瀘定橋上通過,但是汽車無法行進;只能將汽車整個拆了,靠人力背著零部件過河。這種情況下,重新修建一座能過車的橋尤為緊要。”原十八軍53師師長金紹山的兒子金堅對這座距離瀘定橋僅僅500多米的又一座歷史名橋可謂知之甚多,“我的父親作為后方部隊將領,深知部隊要有充足的后勤保障才能一往無前,而交通順暢絕對是大前提。因此,他便帶領戰士們沒日沒夜地修筑大渡河橋,保障車隊順利通行,確保部隊早日進藏。”

可以說,“跨過大渡河”只是十八軍進藏畏途上的一個片段,而辟通二郎山、征服雀兒山——這兩處修筑川藏公路中最為艱難的天塹,才道盡了那段熱血往事的崢嶸。在雪山上跋涉、在荒野中行走、在激流中前進,全線2400多公里長的川藏公路僅僅用時4年就已全線通車,這是奇跡!可奇跡的背后,則是2000多名筑路英雄就此長眠。

山再高,往上攀,總能登頂;路再長,走下去,定能到達。“父輩當年沿途幫助藏族群眾修房子看病、農牧民則幫戰士們縫衣服送食,當地百姓甚至親切地稱呼十八軍戰士為‘金珠瑪米’——菩薩兵。”原十八軍政委譚冠三的女兒譚齊峪感念甘孜群眾至今不忘與十八軍跨越半個多世紀的深情厚誼。

親歷發展變化

山河崢嶸,父輩之志終成美好現實

情城月色夜朦朧,這個季節的溜溜城,流水潺潺、氣溫微涼。當天晚上8點,代表團進入了此行的第二站我州康定市。華燈初上、街道整潔、小巧不失精致,而大、小廣場上正跳得火熱的鍋莊,看得一行人嘖嘖稱道,“原來還有藏舞版的廣場舞,長見識了。”

李永淑看“饞”了,干脆在入住酒店外的小廣場上,直接加入到廣場舞的隊伍中去,“還是熟悉的味道,原來的配方啊。”今年87歲高齡的她打趣地對在旁圍觀的晚輩們說,“我已經好多年沒到過康定了,真沒想到康定城現在建設得這么美。滿山的星星、射燈照得河水五彩斑斕,整座城市都散發著一種特有的魅力。”

在進州路上,老人家不知多少次,指著車窗外四通八達的高速交通網比劃不停、贊嘆不已,“今天的甘孜藏區,新建的雅康高速、二郎山高速隧道以及二郎山公路隧道……這些‘大國工程’一改幾十年前川藏線上的急難險重路段,將‘天塹’徹底變作了‘通途’。”

高速公路上橋梁隧道的輪番交替讓她興奮不已,汽車飛機火車即將全面落地令她歡欣鼓舞,今時翻天覆地的變化、今日蓬勃發展的活力都是曾經十七八歲就進藏的她,萬萬沒敢奢望過的;如今,卻在甘孜藏區這片她艱辛跋涉過的土地上織就成了美好現實。

5月29日的走訪活動便可見一斑。當天上午,李永淑,這名原西藏駐成都辦事處干部、十八軍老戰士,同后輩們一同前往位于康定榆林新城的甘孜州民族博物館。

上千件川藏地區的珍貴文物在代表團成員面前揭開了神秘面紗。他們一面嘆服于甘孜自然資源的富足,一面對深厚的歷史文化和民俗遺產大嘉贊賞。

特別是當老前輩們走進館內二樓的“紅色甘孜”展區,發現通過電子沙盤、仿真場景、半景畫、小游戲、雕塑等方式呈現的紅色印跡,記錄下半個多世紀前,甘孜人民在支援十八軍和平解放西藏的進程中,革命火種播撒遍了康巴大地,“以現代化、高科技的媒介將彌足珍貴的歷史資料一一展示在觀眾眼前,這樣有底蘊、有看點、有態度的博物館,很值得花時間、用心思細致瀏覽。”老前輩們一致認為州博物館里“干貨”不少,是親近藏區歷史最為直觀和實惠的途徑。

“我們緬懷革命先烈最好的方式,就是在永不褪色的紅色記憶里追尋、知曉和講述他們的事跡!”原十八軍烈士張福林的侄子張鐵嶺深感甘孜是塊值得深挖的紅色文化資源富礦,能在博物館里專門辟出相關區域對這方面的內容進行集中展示,既明智更啟智。

“我父母都是十八軍進藏先遣隊的干部,今天能在這里看到他們的故事還原在我們的眼前,太激動了!尤其是發覺甘孜人民、藏區百姓沒有忘記他們,更是說不出的感動。”原十八軍副政委王其梅的女兒王昌為有感于四川藏區現今的繁榮發展和長治久安,“父輩完成了他們的使命,我們作為子女也將秉承和發揚他們的優良傳統,為藏區人民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

“他們的信仰就是我們的初心。”在追尋父輩足跡的路上,代表團成員說出的這句發自肺腑的心聲,感動著途經各地的干部群眾。

“康巴第一村”“神鹿眷念的地方”“鮮水河畔的糧倉”……5月29日下午,當代表團來到爐霍縣宜木鄉蝦拉沱村時,不僅為眼前靜謐而美好的田園風光所傾倒,更為這個“紅軍村”的紅色基因所折服。當地流傳著一句話,“我們的故事是紅色的、心也是紅色的,就連居住的房子也是紅色的”。

這朱砂般的紅,和紅軍血肉相連,與十八軍也是頗有淵源。

蝦拉沱村坐落在鮮水河北岸,當年十八軍進藏時途經于此,在當地群眾心中留下了不少值得傳頌的佳話,“先遣隊是四月來到爐霍縣,駐扎在老街上,當時發生的一件事讓部隊和當地農牧民從此結緣。”新都鎮幸福社區主任周阿加回憶,那年老百姓放養在山上的200多頭牛羊被土匪掠走,情急之下向十八軍首長反映了這一情況;首長毫不猶豫地派出一個班的戰士,經過一天一夜搜尋幫助群眾成功找回了牛羊,“這件事很快在爐霍縣傳了個遍,好多老街上的年輕娃娃聽說后,主動報名加入了十八軍,筑路、建設、進軍,不少娃娃在此后的參軍生涯里干出了不小的動靜,解放軍這所大學校真替我們甘孜培養了很多杰出的康巴青年。”周阿加向在場的老前輩們表達了誠摯的感謝。

看著父輩曾經奮斗過的地方至今還如此牽念他們,潘孝愈也感嘆說:“今天,看到甘孜藏區這樣美好,我相信十八軍戰士的心愿也就實現了。”

“變化太大了,真好!讓人打心眼兒里高興。”老戰士李永淑走在蝦拉沱村筆直寬闊的鄉間路上,拉著藏族姑娘的手連聲說。

全國文明村、全國民族團結示范村,近年來,蝦拉沱村利用得天獨厚的自然地理資源和紅色基因文化,一項項沉甸甸的榮譽可謂“拿到手軟”。

在爐霍縣甚至整個甘孜州,蝦拉沱村稱得上是經濟和文明建設全面發展的“華西村”。發展傳統農業的同時,還打造創意觀光農業,綠色產業發展已成為這里的經濟新引擎。此外,因歷來重視教育,大批人才走出蝦拉沱,走向各個工作崗位,蝦拉沱村早已名聲在外。

依山傍水、土地肥沃、村容整潔、民風純樸……“距離我上一次拜訪十幾年過去了,現在的變化可以說是翻天覆地,更別提和當年父輩們進藏時相比了。”十八軍52師副政委陰法唐的女兒陰建白證實,“十八軍戰士們畢其一生牽掛著藏區群眾的生產生活,如今他們的愿望終成美好現實。”



  • 上一篇:康中名優教師赴各縣開展“送教下鄉”
  • 下一篇:沒有了

  • cf手游cdk怎么兑换那里兑换 酒店陪酒女视频 安徽时时预测软件手机版 快乐时时开奖查询 飞艇计划软件下载免费 福州按摩推拿一条龙 pk10五码技巧公式 澳客竞彩 球探比分网足球即时比 网球比分网即时比分90 黑龙江时时彩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