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f手游cdk怎么兑换那里兑换
  您所在的位置:康巴傳媒網 >> 新聞 >> 聚焦甘孜 >> 瀏覽文章

一張甘孜面具帶來西南“大聚會”

甘孜日報    2019年06月05日

學生們在博物館參觀面具展。

◎本網記者 謝臣仁 

5月31日,甘孜民族博物館人頭攢動,上千觀眾享受一場文化盛宴。

當日,由西南民族大學組織實施的國家藝術基金2019年度傳播交流推廣資助項目《穿越千年歷史的儺魂——西南民族面具藝術巡展》在甘孜州民族博物館開幕。

在眾多面具中,從甘孜征集的藏戲面具、佛教神舞面具和格薩爾面具成為亮點。而更為傳奇的是,這場跨越大半個中國的大巡展的“肇始者”竟是一張來自甘孜新龍縣的貼布脫胎佛教神舞面具。

一張甘孜面具帶來西南面具“大聚會”,成為收藏藝術界的一段佳話。

西南“面具會” 甘孜最“得意”

憨態可掬的引路娃娃,讓人忍俊不禁;天縱神武的格薩爾王,讓人頓感威嚴;忠肝義膽的紅臉關公,讓人肅然起敬;微笑祈福的蠶絲公公,讓人心生慈悲;柳眉鳳眼的大家閨秀,讓人好不傾羨……

穿越千年歷史的儺魂——西南民族面具藝術巡展上,176件面具向觀眾展示著百態人生和厚重的文化底蘊,以及民間藝人豐富卓越的想象力和創造力。

“這176件面具,是從900余件面具中精選出來的,無論從造型、神態,還是制作工藝、色彩搭配都堪稱精品。”5月31日,西南民族大學黨委常委、副校長、民族博物館館長張明善介紹,這次巡展可謂掏出了西南民族大學民族博物館的“家底”,該館自2001年以來就重視對西南地區面具的收藏與采集,迄今為止,已經收藏了西南地區各民族不同類型的面具900余件。此次巡展主要展出西南民族大學民族博物館館藏的西南地區各民族各類型面具,涉及14個民族的木質、皮質、布質、泥質、金屬質等多種質地類型的面具,力求從多個角度、不同層面向觀眾展示我國西南地區面具文化的絢麗多姿,展現各民族人民豐富多彩審美情趣和精湛細致的工藝水平。

“你看我們甘孜的面具好多喲!”在參觀中,細心的康定市民央金發現了此次巡展中,從甘孜征集到的面具數量最多。

不只是多,更有特色,這是參觀展覽的康定中學學生土登降措的又一發現。此次展覽最大的面具是高3.2米的的牛首面具,最古老的面具是布面藏戲面具,最“亮”的面具是金碧輝煌的蓮花生大師面具,最栩栩如生的面具是格薩爾系列面具,最壯觀的面具是身高5米的神像所帶的面具,最繁復的面具是九頭金剛面具,最精巧的面具是貼布脫胎面具,這些都是從甘孜征集的面具。

“真有點像一次甘孜面具展,作為甘孜人為有這樣的文化感到驕傲。”參觀此次展覽的仁青卓瑪自豪地說。

一張小面具 帶來大巡展

“說起這次巡展,不得不說到甘孜面具。”西南民族大學民族博物館工作人員范祥銳告訴記者,此次巡展的“肇始者”竟是一張甘孜面具。

那么,西南民族面具藝術巡展與甘孜究竟有何淵源?

范祥銳告訴記者,《穿越千年歷史的儺魂——西南民族面具藝術巡展》的最早發起人是楊嘉銘。楊嘉銘原是四川民族學院的教師,對康巴文化有著深入的研究,經常深入甘孜各地了解風土人情。有一次,他在新龍縣走訪時,發現了一張格薩爾王的貼布脫胎面具,他被這面具精巧的工藝和精美的造型所吸引,隨即對貼布脫胎面具進行專題性研究。后來,楊嘉銘調至西南民族大學任教,他把此研究帶至西南民族大學。

西南民族大學對貼布脫胎面具進行立項研究,2001年至2002年兩年間,委托甘孜新龍縣鐵甲和德格縣索等兩名貼布脫胎面具藝術分別制作了300余具面具。

隨著研究的深入,西南民族大學把面具研究從甘孜貼布脫胎面具延展到甘孜各類面具再到西南各類面具研究。從2005年到2012年在西南地區大面積征集面具,共征集到各類面具900余件。

“因為面具藝術主要集中在西南,到目前為止,西南民族大學民族博物館征集的面具從數量和門類來說都是全國第一。” 西南民族大學民族研究院常務副院長張立輝告訴記者,正因為西南民族大學民族博物館的面具“雄踞”全國,才獲得了國家藝術基金的資助,成為2019年度傳播交流推廣資助項目。

一張小面具帶來大巡展,這恐怕是楊嘉銘都沒想到的結果。聽著范祥銳和張立輝的介紹,觀看著一張張各具特色的面具,仿佛像經歷滄桑歲月的老人在訴說著一段歷史,也似乎在訴說巡展形成的傳奇過往……

非遺不會老 文化永傳承

透過悠悠歲月的煙塵,每一個面具都講述著一段傳奇。而作為一種古老的民俗文化遺存,作為“肇始者”的貼布脫胎面具閃現著璀璨奪目的藝術光輝。

6月2日,記者電話采訪了德格縣貼布脫胎面具非遺傳承人索登。“要問貼布脫胎面具,你問對人了。”電話那頭的索登聲音宏亮。

63歲的索登18歲學藝做貼布脫胎面具,45年來,索登做過1000多個藏戲面具,其中包括釋迦牟尼、威武的格薩爾八十大將、佛教傳入西藏的蓮花生大師和藏傳佛教護法神。

索登告訴記者,面具,藏語稱為“巴”。貼布脫胎面具,在藏語中稱為“熱敦巴”,即“膠布面具”的意思。這種面具制作分為三次成型工藝流程,一是用黏度很高的泥土制作泥胎,形成面具形象,制作泥胎是整個面具造型的關鍵;二是在泥胎上用加膠漿糊層層貼布形成貼布白坯,白坯貼好成型曬干后,要把里面的泥胎敲碎,只留下貼布成型部分;三是在成型的白坯上進行彩繪和安裝附件,就形成了一個完整的面具。

“我做的不是普通面具。外人看不出來,那些栩栩如生的面具都是用布一塊塊拼貼而成。”索登告訴記者,做貼布脫胎面具最難的是貼布那道工序。貼布時,要把舊帳篷剪成的布條一片一片貼上去,用的膠水由牦牛皮和防腐藏藥熬制而成。索登說,棉質的舊帳篷經過風吹日曬,不變形,材質比新的布更耐用。每貼完一層,要用大大小小的木頭工具在面具半成品上打磨,讓布料和泥巴模子緊貼在一起。貼布正面貼6層,背面貼12層。貼布要一層層貼,千萬不能一蹴而就,不能把幾層布貼好然后一下貼在泥胎。索登曾有個徒弟把六層貼布一次性貼上去,被索登狠狠地罵了一頓。“貼面脫胎面具是慢工出細活,馬虎不得。” 索登說,做一個面具最多的時間要一個月。

“我的面具做出來,保存1000年都沒問題。”索登很有底氣。索登見過他師傅收藏的面具,面具有300年歷史,到現在完好無損,且能使用。

貼布脫胎面具沉淀藏民族深厚文化,體現出精雕細琢、追求完美的工匠精神。索登說,現在貼布脫胎面具作為非遺項目,受到各級重視,相信會有更多人關注這項非遺文化,貼布脫胎面具所蘊含的文化和體現的精神將長留于世間。

鏈接:

為何面具文化統稱為“儺”

儺,指的是古代先民所創造的一種驅鬼逐疫的原始儀式。儺的產生,主要來源于原始狩獵和原始信仰,后不斷演變,形成儺舞和儺戲。在儺舞和儺戲的不斷發展中,面具粉墨登場。面具無論在儺儀中,作為宗教的符號、神靈的象征、圖騰的依托,祖靈、神話人物傳說、歷史人物再現,以及裝扮的手段和審美情趣的渲染,都蘊含著人類的自我轉換和超意識的物化,成為造型藝術、化裝藝術和表演藝術的的一種源頭。

面具因儺而生發,儺因面具而精彩。“儺”成為面具藝術的統稱,充分顯示出它頑強的生命力,展現出它的歷史價值和藝術價值。


  • 上一篇:我州發放首張退役軍人服務卡
  • 下一篇:提高政治站位 自覺接受監督

  • cf手游cdk怎么兑换那里兑换 上海酒店一条龙服务 淡水桑拿 乌鲁木齐小姐招聘 11选5任选7最聪明的玩法 pt电子游戏app下载 吉林时时票开奖结果 河北时时技巧大全 牌九至尊超级版 pk10计划走势技巧 羽毛球比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