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f手游cdk怎么兑换那里兑换
  您所在的位置:康巴傳媒網 >> 新聞 >> 聚焦甘孜 >> 瀏覽文章

“大哥,我終于找到你了!”

甘孜日報    2019年06月11日

6月7日,魏國賓烈士犧牲祭日;67年尋親,魏國賓烈士長眠之地找到。這一刻,76歲的魏國良老淚縱橫——

魏國賓空軍裝照。

魏國賓軍裝照。

魏國賓(后排右一)試航昌都成功紀念留影。

魏國賓(右二)試航懋功成功紀念留影。

付銀榮(右三)為學生講解魏國賓的故事。

魏國賓榮立一等功喜報。

魏國賓的革命軍人犧牲證明書。

魏國賓榮立一等功相關材料。

魏國賓革命犧牲軍人家屬光榮紀念證。

《甘孜日報》1997年5月3日相關報道。

魏國賓作報告。

魏國賓親人祭奠英靈。 謝臣仁 廖華云 攝

輕撫墓碑,獻上香粽,魏國良老淚縱橫:“大哥,我終于找到你了!”

6月7日,正值農歷端午佳節。76歲的西安市民魏國良帶著五弟魏國林和侄子魏鋼,來到地處康定市姑咱鎮下瓦斯溝村的“空軍墓”,祭奠他的大哥魏國賓烈士。

跨省尋親,從西安到康定,行程1000公里;跨世紀尋找,從1952年到2019年,歷時67載。這是一次遲到的相見,飽含無盡思念;這是一場崇高的致敬,充滿偉大意義。

追憶英雄過往,緬懷烈士事跡 追尋,夙愿得圓;紀念,不能忘卻!

編者按:

歷史存在的意義,在于銘記。

《甘孜日報》1997年5月3日第二版刊登了《發生在四十五年前的空難——康定“空中天險”紀念碑的來歷》一文,詳細記錄了1952年空軍某部9名人員駕駛運輸機執行空投飛行任務,不幸在康定地區撞山墜毀,英勇犧牲的故事。這9名烈士后被當地群眾安葬,建立“空軍墓”和“空中天險”紀念碑。 作為烈士犧牲地的甘孜多年來一直在尋找這9名烈士家屬,以圖告慰英靈。但由于線索有限,一直未有結果。

在烈士犧牲地尋找烈士家屬的同時,烈士親人也在尋找烈士犧牲地。今年6月7日,“空軍墓”9名烈士之一魏國賓的家屬經過跨世紀尋找,終于找到了烈士的長眠之地,為67載的尋親之路劃上圓滿句號。

本報記者重新連接起22年前的新聞,再次將這段歷史展現在世人面前,讓我們對他們致以崇高的紀念。

革命烈士長眠于綠水青山間,卻永存于后人的心中。讓我們從他們的故事中汲取力量,沿著他們開辟的道路繼續前進,為中華民族偉大復興而繼續奮斗。

◎本網記者 謝臣仁 廖華云

驚聞噩耗

大哥犧牲在“西線”

“大哥犧牲了?”1952年9月11日,聽到這個殘酷的消息時,魏國良簡直不敢相信那是真的。

但《革命軍人犧牲證明書》上卻是字字泣血的消息:魏國斌(魏國賓)同志不幸于1952年6月7日執行西線任務空投物資時光榮犧牲。

噩耗猶如晴天霹靂,9歲的魏國良眼淚奪眶而出。

魏國良一家兄妹7人,大哥魏國賓、大姐魏玉玲、二哥魏國棟、二姐魏玉蘭、四弟魏國材、五弟魏國林,他排行老五。

魏國賓1949年6月參軍,在中國人民解放軍空軍某大隊任機務助理員。魏國良說,魏國賓是“一米八五的大帥哥,穿上軍裝后更是英武無比”。

大哥咋會走了呢?魏國良記得,大哥犧牲前一年的5月,還帶著機組的戰友回了一趟家,當時,所有的街坊鄰居都來圍觀這群英氣逼人的空軍戰士。“大哥抱起我,我還摸了他帽子上刻著‘八一’的軍徽,旁邊小伙伴可羨慕了。”魏國良清楚地記得,魏國賓臨走時對他說:“你好好讀書,大哥執行完任務回來給你買好吃的。” 沒想到,這竟成無法兌現的承諾。

魏國良后來知道,1950年,為解放西藏,中國人民解放軍從川康向昌都進軍再到拉薩。高山大河,艱難險阻,后勤保障困難,到了1952年,18軍“大面積”斷糧,靠挖草根、捕老鼠充饑。軍長張國華給中央發電報請求援助,周恩來總理電令空軍派飛機空投物資。魏國賓就是去投放物資返航時,因為天氣惡劣,飛機失去操縱,不幸墜機犧牲的。

魏國賓走了,留下飛行昌都(今西藏自治區昌都市)和懋功(今四川省小金縣)試航成功的照片和立功獎狀,匆匆離去,年輕的生命在27歲畫上了句號,留給親人無盡悲慟。

“大哥很厲害,參軍兩年就立了兩次一等功。只是厲害的大哥再也看不到了。”雖然事過67年,說起當初的情景,魏國良仍然唏噓不已,兩眼噙淚。

苦苦追尋

尋親走上“長征路”

大哥犧牲了。大哥犧牲在哪兒?能找到大哥的遺骸嗎?

部隊曾無數次追尋,始終未見遺體。

部隊在尋找,親人也在尋找。魏家“全家總動員”踏上了一條漫漫尋找路。

魏國賓在執行西線任務時犧牲。“西線”在哪兒?“西線”兩字涵蓋太廣。只要有一絲線索,魏家都會不遺余力去尋找,可總是抱著萬分希望,卻迎來一次次失望。

“我記得從1953年起,我們一家就四處尋找大哥。尋找可謂歷經千辛萬苦,但不管怎樣艱辛,我們都沒放棄尋找大哥的念頭。”魏國良說,他們一家尋找魏國賓所走的路真算得上是“又一次長征”。

苦苦追尋,青絲變白發,青年到老年,一批接一批,一代接一代,魏家從未停止過尋找的步伐。

上世紀六十年代和七十年代,魏國賓的母親付銀榮和父親魏北華相繼離世;2002年5月,魏國棟去世,臨終前都為未找到魏國賓的遺骸和犧牲地而“耿耿于懷”。

魏鋼說:“未尋找到大伯的犧牲地和遺骸一直是魏家的心結。”

轉機發生在2018年10月,魏玉蘭的女兒楊健在國家航空博物館英烈墻上發現魏國賓的名字,再進一步查找,在航空博物館軍人檔案中找到魏國賓犧牲地在四川康定市。

魏家立刻聯系康定市民政局,接到電話的是康定市民政局副局長石頭。電話這頭的石頭感嘆道:“我們也在尋找你們啊,我們都找得好苦啊!”

烈士家人在尋找烈士犧牲地,烈士犧牲地也從未停止尋找烈士家屬。

2017年8月,康定市民政局從《空軍空勤烈士和犧牲飛行人員名錄》的編錄者、曾任空軍司令部軍務部副部長的孫培新處獲悉:1952年6月7日,空軍某大隊機組飛行到昌都執行空投任務,在返航途中,不幸撞向康定附近5700米的高山,機組5名飛行人員和4名空投人員全部犧牲。犧牲人員檔案顯示:魏國賓(又名魏國斌),籍貫:山東臨沂郯城縣,通信地址:西安車站東閘口太平路。檔案親屬欄寫有父母、姑母、弟弟妹妹,均沒有記載姓名。由于線索有限,部隊和康定市民政局多方尋找魏國賓親屬都沒有結果。

“以往,我們根據大哥留下的照片推測,把‘西線’定位在西藏自治區和阿壩州,而忽略了甘孜州;再加上我們幾十年前就搬離東閘口了,再在東閘口找我們肯定找不到了。我們沒對接上,確實是以往信息不通的因素,這下好了,找到了,找到了!”魏國良欣喜地說。

雖幾經曲折,今夙愿得圓。魏國良感慨道:“67年了,67年啊,可以告慰地下的親人了。”

告慰英靈

前行是最好紀念

青山埋忠骨,翠柏伴英靈。6月7日,正是魏國賓犧牲67周年祭日。在這特別的日子,魏國良三人來到下瓦斯溝村“空軍墓”。

擺上遺像,燃起火燭,鞠躬祭拜,悲痛感油然而生。魏國良遙向西安方向,淚眼滂沱:“爸爸,媽媽,二哥,我找到大哥了!找到了!你們瞑目吧!”

魏鋼撥通西安親人的電話,剛說兩句,電話這頭,電話那頭,已是泣不成聲。

魏國賓的真實犧牲地是現康定市三合鄉拉腳溝貝母山。同行的康定市民政局工作人員趙志明正好是貝母山人,他告訴魏國良,失事飛機是被一位獵人發現并報告給當時的康定市軍管會,軍管會組織了36名村民將烈士的遺體搬運至下瓦斯溝村安葬,建立了“空軍墓”。他的父親趙仕軍就是36名搬運者之一。在趙志明很小的時候,父親就給他講“空軍墓”的故事,教育他要向烈士學習。“我們都把烈士看作親人,每年清明,我們都要來祭掃,緬懷烈士,學習精神。”趙志明說。

魏國賓的母親付銀榮是西安雁塔區人大代表、烈軍屬代表,也是街道居委會主任。在兒子去世后,老人化悲痛為力量,經常為學生講魏國賓犧牲的故事,對學生進行革命教育。她的事跡被《陜西日報》《志愿軍畫報》報道。志愿軍英雄陳興華看到報道后,來到魏家,把付銀榮稱為母親,稱贊她是“革命的母親、英雄的母親、偉大的母親”,傳為一時佳話。

魏國良告訴記者,父親和母親一直教育他們,要繼承烈士遺志,為社會作貢獻。魏國良和魏國材都是軍人。魏國良曾立志要像大哥一樣當一名空軍,1961年,考上大學的他投筆從戎,雖未能成為一名空軍,卻圓了軍人夢,成為了一名炮兵。他參加了1962年的中印邊境自衛反擊戰,立過功也負過傷。2012年,他在陜西人民教育出版社副社長崗位上退休。而魏家其他兄弟姐妹也都是各自崗位的佼佼者。

“空軍墓”安葬了9名烈士,魏國良為大哥是這英雄團體的一員而感到驕傲。他說:“他們都是我的親人,都是我的大哥。”

“大伯,你的精神,我們會一代一代傳承下去,一定做一個對社會有貢獻的人。” 魏鋼伏身在地,虔誠告白。

“在烈士精神激勵下,不忘初心,繼續前行,就是對烈士最好的紀念。”已從民政部門接轉軍撫工作的康定市退役軍人管理局副局長田發進說,康定市新建的烈士陵園已落成,“空軍墓”將擇日搬遷至新陵園。康定市將把“空軍墓”作為生動教材,在黨員干部、群眾和學生中開展愛國主義教育和英雄主義教育,讓偉大精神滋養出建設美麗生態和諧小康甘孜的強大力量。

大樹倒了,樹根還在;火把熄了,火種還在;烈士走了,精神不朽、浩氣長存。

種子深埋的沃土上,正在長出一片森林。

(相關資料圖片由魏國賓家屬提供)



  • 上一篇:藍天保衛戰 我是行動者
  • 下一篇:沒有了

  • cf手游cdk怎么兑换那里兑换 下载APP送28元彩金100可提现 播音平台 重庆时时开奖官方 同花顺棋牌下载 pk10精准计划三期5码 福州按摩会所排行 财神爷pk10计划破解版 飞艇走势技巧贴吧 麻将下载 足球计算器让球胜平负